用户名: 密码:
当前位置:情感

男子隐瞒彩票中奖逼妻离婚 离婚第2天领460万元

 

前夫领走460万彩金

 

昨日,袁丽手中的离婚证和彩票凭证显示,中奖彩票是离婚前购买的。

重庆晨报记者 肖庆华 报道

今秋开学后,袁丽把家暂时安在龙头寺重庆火车北站一间出租屋里,6家人合租一套房,她和女儿住其中一间。

女儿今夏中考后,费尽周折,从梁平转到主城区一所愿意接纳她的学校。因为受父母闹得满城风雨的官司影响,女儿中考成绩不理想,好多学校都不肯收她。

9月7号,袁丽收到了梁平法院的一审判决书,判决其前夫刘向(化名)支付袁丽应分得的彩票奖金115万。

这张购买于2015年2月17日,号码为12+14+15+16+17+20+27+28-08,投注金额56元的彩票,中了5775340元的大奖。在袁丽签署离婚协议后第二天,刘向领取了税后奖金460万元。

在袁丽看来,这张彩票毁了她的婚姻和家庭,也让她看清了很多东西。

专注彩票十多年

1998年,22岁的袁丽来到云南西双版纳,她的哥哥在这里做生意。没多久,一个小伙子在朋友的介绍下也来了。这个叫刘向的小伙子,最终成了袁丽的丈夫。

1999年1月,两人回梁平扯证,第一次去刘向家,袁丽大吃一惊。家里一贫如洗,婚床都是用沙发代替的。回梁平后,袁丽在麻纺厂上班2年多,后来又去茶楼打工。而丈夫的“主业”是打麻将。“他经常说‘宁当一分钱的老板,也不当高级打工仔’。”

丈夫和婆婆都爱打麻将,2004年,袁丽花了2100元,把小区门口的麻将馆盘了下来,经营得还算有声有色。2010年,袁丽又在麻将馆前面,隔出一间彩票店。“10多年来,他一直梦想一夜暴富,有钱没钱都在买彩票。”

彩票店的经营并不顺利。“我不在店里的时候,他就用预存的彩票金买了彩票,彩票店经常开不起张。”2年后,彩票店亏损严重,袁丽只好转出去。但她没有想到,2014年年底,这家彩票店又被丈夫悄悄接了回来。

初中同学”登场

2013年六七月份,袁丽接到一个朋友电话,说丈夫一个女同学打听他们是不是在闹离婚。袁丽后来才知道,丈夫跟他的初中同学兼初恋女友,通过网络重新联系上了。

此后发生的一切,都或多或少跟这个“初中同学”有点关系。

2014年春节期间,婆婆70大寿。为了防止丈夫跟“初中同学”联系,袁丽收了丈夫的手机,但她还是在婆婆的手机里发现了两人互发的短信。当晚,袁丽打电话跟“初中同学”吵架。“我让她道歉,保证不再联系。她让我有本事把男人看好。”

7月,女儿放暑假。袁丽打算带着女儿回巫山老家待一段时间,“跟他说好的,都冷静一下,看是不是还能继续过下去。”

到了8月20号,丈夫还是不来接自己,袁丽去了深圳学习美甲,打算回梁平开店。11月份,袁丽的姐姐打电话给刘向,劝他要是还有感情的话,去深圳把袁丽接回家。12月,本来已经沟通好的夫妻俩,再次在电话中不欢而散。

过年催离婚

2015年的春节,是袁丽结婚多年来,第一次在娘家过。

2月17号(腊月二十九)晚上10点多,袁丽接到丈夫电话。“我以为他是祝春节快乐!”

但刘向第一句话就给她当头一棒,“他说我们离婚。”袁丽追问是“初中同学”还是婆婆催离婚,刘向说都不是。“我就说总要让人把年过了来,等女儿中考了来。”但被丈夫无情拒绝了。

2月23号,丈夫打电话催她回梁平离婚。第二天,哥嫂开车把袁丽送到梁平,“他没让我进屋,让我们住酒店。”

袁丽追问为何急着离婚,丈夫没有正面回答,告诉她只要离婚,之前欠银行的25万贷款,由他的大哥和姐夫来还,之前欠袁丽父母的10万元钱马上还。

丈夫的态度,让袁丽很绝望。2月25日,袁丽在丈夫提供的一份离婚协议上签字。协议规定女儿归男方抚养,一切费用由男方负责。

朋友告知中奖

26号晚上,袁丽坐在哥嫂的车上,车已经开到了贵州境内。

“梁平的朋友打电话来,说我们中大奖了,还装起!”袁丽有些摸不着头脑,对方显然不知道袁丽已经离婚,袁丽匆忙挂断电话。

袁丽翻出女儿之前拍给她的一组彩票数字,“他很长一段时间都在追这组数字。”袁丽用手机查询2月17号的中奖号码后,一切都明白了。

随后,女儿给袁丽打来电话,说自己的手机(以前是刘向在用)上收到好多转账短信。袁丽让女儿把短信都转发过来,仔细一看,一共有14笔转账,其中13笔都是刘向从建行卡(领奖卡)转出的。

“女儿也说知道爸爸中奖了,但说只中了100块。”袁丽让女儿注意观察,装作不知道。

3月初,袁丽从云南赶回重庆。经过调查,发现之前转出去的那家彩票店,在2014年底,被前夫接手了,而守店人正是前夫的“初中同学”。

回到梁平,袁丽给前夫打了电话,“他不承认中了奖,破口大骂,说有本事就回来查。”

下午,袁丽找到律师。

女儿出庭作证

4月28日,梁平法院开庭审理此案。袁丽起诉认为前夫故意隐瞒中奖事实,胁迫离婚,并在离婚第二天领取奖金。袁丽要求分割一半的奖金。

但在法庭上,被告刘向辩称彩票并不是他购买的,而是其母亲购买的,自己代为领奖,并请多人作证,要求法院驳回袁丽的上诉。

袁丽和刘向的女儿也不得不站在证人席上。“第一次庭审时,法官问我奶奶是否经常买彩票,我回答不买。”她说,作证后,奶奶对自己冷漠很多。

第一次开庭后,女儿不敢回家,袁丽在梁平租房陪女儿准备中考。

之后法院进行了协调。“我的观点很明确,如果不是他买的,我一分钱都不要;但如果是他买的,我应该分一半。”

6月份再次协调时,袁丽请求法院调取彩票店监控,但未能如愿。“3月份我和律师申请冻结这笔钱的时候,他居然马上给自己买了300万的保险,幸好要几天才能生效,现在也冻结了。”

远离是非地

女儿的中考成绩不理想。在学校或是在街上,她感觉周围的人都在背后议论纷纷。

从6月份开始,袁丽给重庆的50多所中学打电话,看能否让女儿就读。但由于户口在梁平,加上成绩不是很好,几乎所有的学校都拒绝了。

主城的学校上不了,袁丽就去找附近区县的。终于联系上一家愿意收女儿的学校。

8月30日,原本答应送女儿去学校报到的刘向又变卦了,袁丽只好自己陪女儿去。前夫的朋友送来些钱,外加2床棉被。

在学校,看着母亲一趟趟给自己报名搬东西,女儿心疼得大哭一场。

9月6日,梁平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认为彩票系第三人购买,该彩票中奖奖金460万元,为家庭共同财产,由被告人刘向支付原告袁丽应分得彩票奖金115万。

发稿前,一直不接电话的刘向回话,但未对此事作任何答复,要求重庆晨报记者与律师联系。刘向的代理人吴律师说,这个案子的判决还未生效,双方都有可能提起上诉。

不管这起事件最终是怎样的结果,但对孩子的伤害是难以弥补的。“女儿真的很懂事了。有时候她甚至劝我说:妈妈不要难过,你至少还有我。”女儿,是袁丽生活的全部。

重庆晨报
肖庆华

金视 

发布时间: 2015/9/15

相关信息

更多评论>>评论列表
评论区
昵称:
 版权所有 金视网    网址:http://www.jin668.com       通用网址:金视 金视网

邮箱:wph888@sohu.com   jinshi668@163.com    电话:0551-62818640   62833420    金视网欢迎您!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皖ICP备08100593号 

皖公网安备 340104027002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