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当前位置:热点图片

李铁:人口多仍是中国主要矛盾

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主任李铁

凤凰财经讯 2015年11月4-5日,由凤凰网与凤凰卫视[-1.04%]联合举办的“2015凤凰财经峰会”在京举行。本届财经峰会汇聚全球一流思想家和实践者,围绕中国制度变革与技术革新两大议题进行深入讨论,寻找大变革时代,通往繁荣的未来之路。

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主任李铁在5日下午就“计划生育和人口问题”发表主旨演讲,他指出现在社会上对计划生育和人口问题有很多似是而非的观点。他认为,人口多仍是中国主要矛盾。中国人口是多了,并不是少了。重点是要解决人口结构问题,而非数量问题。

就计划生育和人口发展政策,他提出以下六点思考:第一,人口的第一大国不是发展优势。第二,要提高人口的质量而不是数量,重点在于调整人口结构。第三,世界资源有限,人口过快增长对于人类和全球压力巨大。第四,各国发展是竞争关系,你的人口增长和国外的发展是竞争的关系,重点在资源和市场竞争。第五,当我们习惯于用更少人口创造出更多价值,才是发展正途。第六,低水平的人口过快增长对世界是灾难。

以下为演讲实录:

李铁:今天给大家讲一下关于社会普遍比较关注的计划生育和人口问题。为什么要讲一下这个问题,现在社会上很多似是而非的观点,希望在这里做一下澄清,把我们最新的研究成果向大家汇报一下。

我们知道计划生育政策有了比较重大的调整,全面放宽二胎政策是十八届五中全会一个大的利好政策,但是关于政策的出台背后的背景是什么,社会上对这个问题的判断分析是什么,我看了一下很多论坛没有提到这个主题,我今天简单给大家谈一下。

第一,出台这个政策的基本背景是是我国已经出现了人口下降的趋势,出生率从90年代到现在大幅下滑。根据有关部门和有关学者的判断,我们国家即使放开二胎后,按照人口出生率下滑的趋势,人口峰值和过去的判断有比较大的差距。90年代美国一个著名的经济学家提出中国未来的耕地是否能养活16亿人口,为了这个判断,我们实行了大范围、非常严格的耕地保护政策来促进粮食增产,保障粮食供给。16亿到现在看基本上不可能实现了,最近有很多的观点说中国的高峰到15亿等等,根据有关部门的判断,全面放开二胎和原来的维持一胎大概差1700—2000万。维持现有的计划生育政策不变,到2030年峰值到14.3亿,而全面放开二胎政策后的峰值是14.47—14.5亿。

人口变化对中国未来的经济影响不会发生根本逆转?为什么人口下降?我也看了很多文章,很多并不太了解,仅仅站在人口的角度来分析。根据官方统计的数字来看,国际公认低生育率陷阱是总和生育率1.3。我们目前是1.5—1.6,和美国和其他国家比还是相对低,但是快接近日本了,到1.34。

什么原因?80年代过来的人都知道,科技手段、避孕措施的普及率比过去有非常大的改进,所以科技手段导致了生育率下降是原因之一。二是生育成本越来越高。刚才我在下面聊天,一些朋友说现在城里人越来越不愿意生孩子,不同的城市,从出生一直到上学的费用,一般普通家庭承担不起,所以影响了我国城市生育水平的下降。三是养儿防老的观念渐渐被社保取代。在座的大多数都是80后,在70、80年代普遍的观点认为孩子越多对自己未来的保障越强,可能到现在还有人写文章认为将来解决老龄化的问题大部分还要靠家庭,实际养老的问题已经通过社会保障来解决了,社会保障的覆盖率已经达到8亿多。这个观念发生了变化,也使我们的生育观点发生相应的改变。四是很多人研究农村问题,实际上生育率最高的是农村。按照户籍统计,在我们国家农村的人均耕地是2.31亩,在发达地区人口稠密地区人均不到1亩地,甚至几分地。而80年代以来形成的土地方式是生不增死不减,生再多孩子不给地,土地分配的规模固化,人均两三亩地的规模也不会再扩大。我们知道人口生育最快的地区主要是农村,为了多生孩子多占地,然后通过农业来维持家庭的繁衍,这个时代已经过去。特别是制度现在已经彻底根绝了通过增加子女来扩大土地供给的预期。五是农业机械化已经逐步替代传统劳动手段。2014年农业机械化综合利用水平达到61%,是1998年的近4倍。相对于七八十年代就不知道是多少倍了,过去靠人海战术来解决农业发展,这个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既然不靠人海战术,生太多的孩子也就没有太大意义了。六是失独家庭问题越来越突出,几百万的失独家庭补偿问题没有解决,包括他的养老问题还需要进一步调整。

所以解决计划生育问题,调整生育政策,也是当时在制定政策时就埋下的伏笔,在适当的时机将会调整我国的计划生育政策。目前看,对形势的判断尤为重要,我们怎么来认识我国的人口政策。

1.现在社会上太多观点说我们国家人少了,要大幅度增加,有时候已经成为社会主导的潮流。我个人不这么认为,人口多仍是主要矛盾。很多人批评中国的经济发展状况,总是把人均排名说成发展的劣势,我们的总量已经世界第二,人均排名在世界第80位,这是我们经济发展的一个短板,而不是长板,这是第一个问题,人口多是主要矛盾。

2.农村人口多、受教育水平较低、贫困人口多。生的多的是农村人,我们户籍人口8亿多还是在农村,8.76亿,将近9亿,6岁以上人口中不同受教育水平的分别占多少?没上学的7.25%,小学的38%,初中的45%,高中7.7%,大学的更少,研究生的几乎零点几。我上个星期在世界经济论坛参加理事会,我们小组的理事会成员是思科的副总裁,他是印度人,他对人口多是国家发展未来的潜力提出严重质疑,特别是很多世界经济学家吹捧印度,印度人多,25岁以下人口占50%以上,这是印度未来发展的最大强劲动力。他说胡扯,25岁以下的全都是没有受过教育的人,这怎么能是动力?纯粹是负担。

3.我们再看看我们的人口。我们的农村人口基本都是放开二胎,前面是女孩后面可以生男孩。没有受教育的人口,靠这些人口来带动经济的增长,真是天方夜谭。所以人口受教育水平不高是我们国家发展的短板。和世界其他国家比较,2012年中国受教育年限是7.5,和世界上其他国家有太大的差距,所以人口质量是一个比较大的问题。

4.人均占有资源、能源的水平,也是我们严重的短板。现在人均能耗中国是2.67吨,美国是10.37吨,我们是13.6亿人,美国是3亿多人,我们的人口是美国的5倍,如果我们13.6亿人就算不达到美国10.37的人均能耗水平,只是在现有的基础上增长1倍,那么世界会是什么样子?13.6亿人口,在现有的能源占有水平上增加1倍,世界的石油、天然气的供给,我估计会发生崩溃。现在在能源方面竞争越来越激烈。碳排放能耗我们现在比较低,我们现在的人均碳排放相当于美国的一半还多。如果再增加碳排放会出现什么样的结果?下个月在巴黎开世界气候大会,我们和任何一个国际组织和国家打交道时,对中国碳排放的关注是一个重点,现在欧美国家在跟中国进行气候谈判时,降低中国的碳排放水平,已经是谈判的焦点了。我们在能耗没有大幅度下降的情况下,怎么样解决未来的碳排放问题?如果持续增加炭排放会导致什么样的结果,全球的温室气体效应会带来灾难性的影响。

5.粮食资源不容乐观。现在每年进口8千万吨粮食,数量还在增加,相当于占用国外耕地8—10亿亩。中国的农地没有休耕,全部靠农药、化肥来支撑,土壤重金属含量高,农药使用量已经超过世界所有国家的总和。未来农村农业的发展能不能支撑人口的过快增长,也是一个很大的问题,而且土地的质量问题也是值得我们重视的。

总的判断,人口是多了,并不是少了,重点是要解决人口结构问题,而非数量问题。所谓结构问题,大概有几个问题要突出:一、城乡人口的结构。城市人口的生育率水平下降,人口的总量在减少,但是受教育水平高。农村人口数量在增加,户籍改革问题没有解决,土地改革没有解决,总量在增加,但是受教育水平低。这个结构不发生转换,中国的发展问题没有办法得到解决。二、性别比。怎么样解决男女比例间的关系。在农村这种观念很深厚,生男不生女,而在城市这个观点的差异相对小一些。所以调整二胎政策,重点是解决城镇人口的子女受教育问题。三、受教育结构。城乡受教育水平差距是非常大的,怎么解决城市人口,有经济能力来解决自己子女受教育的问题。当然推进二胎政策对促进城镇人口发展,调整人口结构有直接的关系。

当前的认识和误区,我看了一大堆文章,中国的劳动力断崖式下跌,未来的劳动力不足,已经影响到中国的长期发展等等危言耸听。可是我们通过常识就知道,最近中央提出来一系列创新转型措施,都在调整产业结构。我们也知道工业化进程中资本和技术替代劳动是必然趋势,已经在发生了。最近很多报道,东莞、浙江、江苏大量的传统工厂在关闭,大量的使用机器人[-2.35% 资金 研报],还有重化工工业都是用资本来提高劳动,过去劳动密集型产业在中国并不占主导优势了。提高产品的附加价值,不是通过低成本的劳动力,低成本的土地和环境,提高我们在世界上的竞争力,摒弃过去世界工厂的发展路径,应该是所有经济学界和社会的共识,怎么就能成为了劳动力不足?

社会上大部分的剩余劳动时间被闲置,由于户籍制度的改革没有及时跟进,所以中国的农村劳动力在城市有2.5亿的存量,公共服务问题尚没有解决。所以,农村人口进入城市劳动被统计为城镇人口2.5亿人,大概有10—15年的劳动剩余期被闲置了,回家了。16—45岁最佳的劳动年龄,到45岁基本就返乡了,可是国际劳工组织的劳动就业黄金期是25—54岁,如果提高到60岁,还有15年的劳动时间可释放,再乘以2.5亿人口,我们会有多少时间,能折算成多少劳动力?没有人算过。所以,从劳动剩余时间就说明,我们的劳动力还是过剩了。

农村还蕴含大量的剩余劳动力潜力。很多人只研究数字,不研究农村,不研究我们国家的劳动力结构。我们国家目前农户户籍经营规模是不到9亩耕地,不到一公顷。和韩国相比,达到韩国的平均户籍经营规模1.5公顷,大致可以转移农村劳动力2个亿,如果达到日本的平均户籍规模2公顷的水平,可以转移2.23亿。我们研究农业的人都知道,推行适度规模经营才有利于实现农业的现代化,可是这点上我们远远没有做到。户改,土改等等制约因素使大量的农村劳动力滞留在农村,在推进城市化研究中减少农民是很困难的,减少农民就等于释放了很大部分的劳动力,但是在城里如何解决他的就业问题,没有人去想,就是按照数字来判断。

所以,从中国长期发展的趋势来看,维持劳动力就业是困扰我们的一个长期因素。2014年15—59岁的劳动年龄人口10个亿,是美国人口的3倍,日本人口的8倍,2014年就业总数7.73亿。低水平重复就业,这是我们的现状。怎么还能回到依靠低水平就业的历史中去,走世界工厂发展的路径呢?我不知道我们这些专家怎么去研究问题。

关于老龄化,很多人对中国的老龄化说未富先老,提出很多危言耸听的观点。经过有关部门调查,中国的健康预期寿命比日本低了7—9年,达到日本的健康预期寿命静态是9年,动态是20年左右,甚至还要多。整体水平提高才能提高健康寿命,所以我们还有时间要解决这些问题。还有一个没人算过,在同样的健康预期寿命的同时,其他国家都是处于高速增长过程中,不像我们想象的那么可怕,未富先老,何况社保还能解决一部分问题。而且也有很多解决办法,“十三五”规划中提出延长退休年龄,从“十三五”开始逐步解决。对城市来讲,从60—65,30年买断工龄还有50多岁的退休一大批,城市农民工的退休年龄是45岁,还可以有足够的延长期,而且这些劳动力叫熟练劳动力。大家在饭馆、宾馆各个服务行业看,20多岁的年轻姑娘、小伙儿有的是,但是不是熟练劳动力。我们经常感到服务业的劳动力素质水平非常低,原因是什么?干完了就走,短期行为,没有长期打算。你们到欧美国家,到日本去看,40多岁的中年人,她们的劳动经验最为成熟,这也是解决我们国家劳动服务业质量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提高劳动服务价值,创造新的社会财富的结果上来解决人口抚养问题,解决社会保障问题。同样人口对比,东京人口1330万,GDP31395亿美元,广州1308万人,GDP2719亿美元。纽约2009万人,创造GDP14060亿美元,北京2152万人,创造GDP2085亿美元,同样等级的人口规模,但创造的GDP一个是千亿,一个是万亿,说明解决人口质量问题远远优于解决人口数量问题。再生出更多的人口,还有人提出来现在伊斯兰教人口太多了,将来会统治世界。你们认为那是进步还是倒退?还有人提出中国的人口已经快落后于印度了,印度快要成为第一人口大国了。我们是不是要赶上印度的水平,是优势还是劣势?这些问题都没有搞清楚,重点在于人口质量和创新能力。

就计划生育和人口发展政策,我提出以下几点思考:第一,人口的第一大国不是发展优势。第二,要提高人口的质量而不是数量,重点在于调整人口结构。第三,世界资源有限,人口过快增长对于人类和全球压力巨大。第四,各国发展是竞争关系,你的人口增长和国外的发展是竞争的关系,重点在资源和市场竞争。第五,当我们习惯于用更少人口创造出更多价值,才是发展正途。第六,低水平的人口过快增长对世界是灾难。谢谢。

来源:凤凰财经

金视

发布时间: 2015/11/6

相关信息

更多评论>>评论列表
评论区
昵称:
 版权所有 金视网    网址:http://www.jin668.com       通用网址:金视 金视网

邮箱:wph888@sohu.com   jinshi668@163.com    电话:0551-62818640   62833420    金视网欢迎您!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皖ICP备08100593号 

皖公网安备 340104027002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