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当前位置:话题

一个老人自杀背后有多少“恓惶”

杨耕身 时评作者

那些默默挣扎于社会最底层者的生存际遇,以及他们总是处于被遮蔽以及被漠视的权利状况,总是一再让人喟叹。这样一种处于弱势地位的人群,在他们理当获得更多公平与正义的时候,却常常遭遇到更大的不公与非正义。

这是一则让人倍感“恓惶”的新闻:2015年5月27日清晨,山西省古交市,一位60岁的老人王银洞吊死在古交市政府的大门上。时隔不久,他的儿子王丽文因涉嫌遗弃罪被当地警方逮捕,目前法院已经开庭但尚未作出判决。父亲刚刚过世,儿子即遭拘留,这个本就艰苦度日的家庭一下子就垮了。媒体记者调查发现,王银洞在自杀前,曾经为了自己的“低保”被取消一事,多次要求相关部门予以恢复,但未果。

王银洞老人因何吊死于市政府门上,众说不一,然而其子已因涉嫌遗弃罪被拘留。在这点上,当地倒堪称行动迅速。但接下来的事情却让人奇怪,因为当地似乎又无意对王丽文予以深究。王丽文被刑拘没几天,当地乡政府领导就给家属带话,让他们写一份取保候审申请书,就可以将王丽文取保候审出来,然后就没有什么事了。乡政府领导强调,这份取保候审书要特别保证,“王银洞家属不能上访和不能向政府索要赔偿金”。

如果王银洞符合“低保”标准,则当地政府不予办理显然不对;如果认定老人不够“低保”,则说明其能够自食其力,遗弃罪同样不能成立。但这不重要,因为这个并不能成立的遗弃罪,却可以被当作用于应对社会舆论以及维稳的工具。以涉嫌遗弃逮捕王丽文,无异于向社会公开了老人自杀的原因;以王丽文人身自由为条件,换取不上访、不索赔的承诺,则又事先堵住了可能出现的“不稳定”因素。其间的计较,缜密周到之处,让人叹为观止。

对于当地做法的揣度,难免失之“妄议”。但是对于当地相关部门而言,总得回答的一个问题是,既认定王丽文涉嫌遗弃,却为何不予追究,又为何开出了不上访不索赔的条件?即便是这些质疑暂且不论,对于当地相关部门更重要的问题是,如何应对接下来的情况,因为“王丽文拒绝取保候审,他说自己没有罪”。对此,就需要对老人的死因追究到底,对老人儿子是否存有遗弃的嫌疑多方取证调查。

报道中的一句话让人动容:媒体记者在王银洞老家看到,土房已倒塌,院子内荒草横生。村里人说,王银洞是一个“恓惶”人。“恓惶”二字,让人没来由地悲从中来。但是在这样一起事件中,王银洞之外,他的儿子王丽文何尝又不是那个“恓惶”人?对此,我们不愿意这样的事情发生在我们眼前。而如果一些地方的公权不作为,甚至肆意妄为,当地民众的权利总是无从保障,那么我们谁又能逃脱那个“恓惶”人的命运?

当下而言,弄清老人的死因,对目前陷入舆论漩涡的当地相关部门而言,也是一种“自证清白”,对死者的儿子而言,到底有罪与否也是一种法律事实上的“解脱”。当然,无论如何法治原则不应是可以拿来作为换取稳定的工具。当地能否将王银洞的死因弄个明白,关乎王丽文的命运,也关乎其背后的家庭,更关乎司法公正。

新京报
杨耕身

金视 

发布时间: 2015/11/12

相关信息

更多评论>>评论列表
评论区
昵称:
 版权所有 金视网    网址:http://www.jin668.com       通用网址:金视 金视网

邮箱:wph888@sohu.com   jinshi668@163.com    电话:0551-62818640   62833420    金视网欢迎您!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皖ICP备08100593号 

皖公网安备 340104027002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