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当前位置:推荐

越南人为何没有那么痛恨”贪腐高官

 

那小兵:最近传闻阮晋勇涉及贪腐,而且他提拔自己家人当官早已不是秘密,这些在越南是否也有某种反应?越南未来会对官僚贪腐来一次整肃运动吗?

范春山:这种传闻早就流行,越南人家喻户晓,但阮晋勇依然获得了主流民意支持,这与普京的情况类似,虽然饱受西方对其贪腐揭露,但对于民意影响不大。一般而言,俄罗斯和越南的民众虽然痛恨贪腐,但心中在某种程度上对此有所容忍,如同当年宋江只反贪官,不反皇帝,俄罗斯人和越南人这点上与中国人的“除了皇帝可以任意贪腐外,其余人等不得贪腐”心理有共同之处。俄罗斯和越南都是具有长久封建集权历史的国家,民众有这种心理并不奇怪。更贴切的讲,越南人普遍感到改革派代表了自己的利益,实现了土地私有化,确保了生产资料市场化,推进了市场自由化,无形中这淡化了民众的妒忌心,反而感到阮晋勇获取私有利益给自己私人获得利益提供了合法性。

中国情况不同,至今民众买房只有七十年使用权,却没有土地拥有权,房子三十年破旧不堪,不得不贬值卖给政府来拆迁别处,重新承担土地成本费用,成为“轮回房奴”。你如果去越南南方城市,会发现许多家庭式旅店,反而大酒店不多,因为百姓们十分珍惜家传土地拥有权,不轻易出售。越南人为何爱国?这个国家毕竟是自己的,自己是国家财富的一个股份持有人。中国人爱国心理出发点不同,国家越强大就越多人爱国,个体百姓越穷苦爱国情绪越高,这是一种典型的“天下归一”宗教信仰情结,人们习惯把自卑的自己投射到伟大的集体身上,获取一种自我神圣化安慰。有位中国学者对我说“越南百姓很自私,很个人主义”,的确如此,但我不得不补充一点:“一旦越南遭受侵略,每个越南人都敌得过十个中国人,因为懂得爱自己的民族才会真正爱国,而那些把爱国当成安慰剂的民族最容易树倒猢狲散”。

我读到几个读者关于越南文字改革的评论,让我十分感慨。我自己幼年时学习汉字,是被父亲逼着学的,而平时和越南孩子一起都讲越语,记得七岁那年就已经会流畅写越文了,但却只能写百来个汉字,原因很简单,我看到汉字就发憷,个个汉字都像小动物那样,对着我张牙舞爪。越文不同,只要我能说出的词句发音就能自己拼写出来,几个星期就能基本掌握,一年内就流畅书写无误。我读越文书籍感觉很轻松,句子发音带动着思维逻辑自然前进,根本不需要逐个字辨认,而汉字不同,每个同音字有不同意思,甚至完全相反的意思,这是啥感觉?不是你在读书,而是被书在读你,你不是主体而是客体,书里每个字都是带有某种独立魔力的动物,你不得不跟着它们的魔法走,这太可怕了。一旦你熟读了汉字,你也就失去了独立思考能力,甚至对于独立思考完全失去了兴趣。胡志明当年力排众议,坚持把越文拉丁化了,他在这点上比毛泽东坚决多了,这场文字改革可以比拟土耳其文字拉丁化运动,比韩文和日文改革运动更果断坚决。

我认为中越改革之间有一个非常值得对比的情况,那就是如何有效运用“语言管理”。我看到中国北京大街上的标语:“中国梦,我的梦”,感到好奇,问身边一位越南留学生如何解读,她回答:“我的梦,越南梦,这就是我的解读”。这是一种越南式幽默,可是却包含了完全相反的逻辑,越南人把自己个人放在第一位,而自己融入到民族整体中,而中国人相反,先把大帽子给你戴上,然后让你变成这顶“大帽子”之下的一个原子人,失去了自己的独立人格。越南改革从来没有发生暴力语言问题,但是中国如今到处出现类似文革时代的暴力语言,“明白人”,“汉奸”,“革命基因”,“红二代”,“富二代”,这类标签化,脸谱化的词句意味着这个社会进入了无法自我表达的情绪之中了。我不知道会如何发展下去,但我为中国不再走向非理性祷告。如果你问我中国应如何继续改革,我唯一能给的回答就是“改革最重要的不是技术,也不是制度,而是人的思维方式和情感方式”。

搜狐

金视

发布时间: 2016/2/5

相关信息

更多评论>>评论列表
评论区
昵称:
 版权所有 金视网    网址:http://www.jin668.com       通用网址:金视 金视网

邮箱:wph888@sohu.com   jinshi668@163.com    电话:0551-62818640   62833420    金视网欢迎您!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皖ICP备08100593号 

皖公网安备 340104027002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