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当前位置:热点

税负风暴中的福耀玻璃:2008年以前应交税金为负

undefined

undefined

福清企业家曹德旺关于中国企业“税负过重”的言论掀起了一场关于“宏观税负”的大讨论。北京青年报记者发现,在这场讨论中,企业家与学界、官方对中国宏观税负是否过重的问题看法不尽相同,各执一词甚至截然相反。对此,北青报记者撇开“宏观税负”概念的争论,前往福耀玻璃总部基地所在福清市,试图通过近距离的观察,以当地企业家、职工、居民的微观视角来看待中国制造业的负担问题。北青报记者带着“曹德旺说的到底是不是真话”这个问题走进福清。

12月22日,北青报记者在福州长乐机场下机的时候,北京刚刚解除了空气重污染红色预警,持续多日的雾霾已散去。在长乐机场开往福清的出租车上,出租车司机刘师傅听说记者是从北京过来的,笑着问道,你是来福州躲雾霾的吧?随后,该出租车司机感叹,福州近些年的雾霾天也不少了,好在海边散得快。“看新闻知道这些年国家对环境问题越来越重视了,看样子还是要加大投入才行。”

早年去福耀玻璃要托关系才能进去

福清,是福州市辖的一个县级市,距离福州长乐机场约70公里。谈到曹德旺,这名家在福清的出租车司机兴致很浓,他说曹德旺现在是福清最有名的人了。福耀玻璃是福清的一个骄傲,福耀玻璃是福清最早的一批上市公司,公司福利非常好,早些年,当地人都抢着去福耀玻璃上班,不托关系还不好进去。

“那现在呢?福清人还抢着去福耀玻璃上班吗?”面对北青报记者的问题,刘师傅顿了几秒钟说,现在时代变了,年轻人都不爱去制造业上班,去福耀玻璃这样的企业一般都要先去车间锻炼一两年,免不了干搬玻璃这样的苦活,很多年轻人吃不了苦,往往干一两个月就走了,据说现在招工也不是那么容易了。

“年轻人宁可开滴滴也不愿去制造企业上班”

刘师傅介绍,跟早些年相比,现在的年轻人更多去了房地产公司,现在房地产形势这么好,卖房子收入高,还有就是搞小额贷款、保险这样的公司,赚钱快。许多年轻人就是开滴滴快车也不愿意去工厂车间上班了。

刘师傅关于年轻人不再爱去福耀这样的制造企业上班的说法与曹德旺对中国劳动力成本上升的抱怨产生了呼应。

曹德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跟此前相比,中国的劳动力的优势已经没有那么明显了,现在劳动力也只是比美国便宜,跟周边国家比,几乎没有竞争力,跟俄罗斯、波兰、中欧都差不多,甚至中国的白领工资比这些国家还要高。

对于劳动力优势的丧失,曹德旺认为,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国内基建速度太快,房地产发展过热,这些方面都需要大量的民工。房地产建筑工地往往都按天招人,按天数甚至小时计价。但是制造业不一样,我们要交税、买保险。劳动力价格就是这样抬高的。

曹德旺提到一个现象,现在很多好的企业搬到欧美去了,而一些中小企业则搬到越南、柬埔寨这些东南亚国家。以纺织业企业为例,在越南、柬埔寨,棉花一吨比国内便宜40%;电价、水价、气价比国内便宜四五十,工人工资又比国内低。中国传统的最大的劳动力优势正在丧失。

土地价格飙升企业拿地建厂已很难

与劳动力成本上升同步的是土地以及房地产价格的飙升。福清当地一名企业家告诉北青报记者,10年前,企业拿地的成本非常低廉,能享受政府在土地方面的很多优惠,现在拿地的成本提高了好几倍,而且一些高污染高排放的企业要拿地简直比登天还难。

福清的一名房产中介人士称,福清的房价过去几年几乎翻了一倍。短短几年从单价五六千元涨到了现在的一万多元。年轻人买房都背负着巨大的房贷压力,要求他们有更多的收入,这也相当于变相提升了劳动力的成本。

福清一家汽车企业的中层管理人员张先生对北青报记者抱怨,现在一方面是熟练工人很难招到,即使招到他们要求的工资都比较高,企业往往难以满足,而那些新手,往往刚熟悉了工序就离职了。

环保投入抬升企业成本

在调查访问中,福清多名企业人士告诉北青报记者,由于政府监管的加强和老百姓对污染的敏感度的增加,企业现在在环保方面的投入都增加非常快,已经成为了制造企业的一项重要开支。

北青报记者查阅到,福建省环境保护厅发布的2013年第四季度福建省国控污染源监督性监测情况中,福耀玻璃工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曾因废气排放的颗粒物超标被通报。

据福耀集团基地附近的一位居民介绍,前些年,福耀玻璃的周边还常常能闻到一些异味,但最近几年,随着居民的反映增多和政府对这方面的要求趋严,现在已经基本上闻不到异味了。福耀集团的一名员工介绍,福耀玻璃近些年对环保的投入非常大,引入了最先进的污水处理设备。

北青报记者注意到,在福耀集团的官网上,在“社会责任”方面对环境保护的相关内容作了重点强调。提出“主动加大实行清洁生产审核力度,集团要求旗下所有子公司全部实施清洁生产审核,并依据专家建议实施技术改造,推进清洁生产,坚决淘汰污染严重的落后生产工艺、装置和产品。引进先进的生产工艺,从源头上控制和减少污染物排放,落实清洁能源使用:如浮法玻璃生产线引进美国PPG浮法玻璃技术、进行浮法玻璃熔窑燃烧系统改造、实施重油改天然气、建设脱硝设施等”。

在加大尾气污染处理实施方面,福耀集团官网提到,浮法玻璃生产线尾气排放,2007年率先响应二氧化硫减排任务,投入2500多万元,建设三套烟气脱硫设施,实现二氧化硫减排1000吨每年。2013年为实现氮氧化物减排,投入3000多万元实施除尘脱硝设施建设。

一名福清的企业家告诉北青报记者,环保的红线现在谁都不敢触碰。环境问题搞不好,企业就有危险。特别是现在随着雾霾天的频繁出现,企业做不好环境,老百姓也不干,企业在这方面一般没有怨言,但客观上来说,对于制造企业来说,增多了很多经济上的负担。

北青报记者注意到,在社会讨论“宏观税负”的时候,包括曹德旺在内的许多企业家都提到,中国企业负担偏重,表现在土地、物流成本,能源、电力价格,以及环评、能评、清洁生产等一系列评估和审批费用。

企业增负隐含在众多细节中

北青报记者注意到,从巴黎气候大会到杭州G20峰会到摩洛哥气候变化大会,中国政府都表达了对环境治理方面的决心,中国在环境治理方面的力度也空前强化。9月3日的杭州G20峰会上,中美率先共同向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交存参加《巴黎协定》法律文书。

但环境治理无疑意味着大笔资金的投入,而资金问题也向来是历届气候会议争议的焦点。发达国家拥有资金和技术,而发展中国家有治理环境的意愿,但往往在资金和技术方面欠缺,环境领域资金和技术的需求与供给之间矛盾突出。G20杭州峰会上中国倡议的绿色金融,其实也是为气候资金路线图提供了一种新的思路。有专家提出,绿色金融的发展,可以在税收等优惠政策上来实现。

对此,浙江省国税局的一名工作人员表示,应当通过税收结构和税种的优化来降低企业在环境治理方面的成本,减轻企业在这方面的负担,帮助企业实现环保的目标。

曹德旺曾说,中国除了劳动力价格低于美国,已无其他优势。而企业界和学界关于“宏观税负”的讨论还在持续,北青报记者在福清多家制造企业的走访中发现,近些年企业各种负担的增加的确也客观存在,这些增加的负担隐含在企业经营的众多细节中,统计学意义上的“宏观税负”一词恐难以涵盖。

聚焦

福耀玻璃一年在中国纳多少税?

北青报记者查阅福耀玻璃《2015年度财务报表及审计报告》发现,福耀玻璃2015年度的营业收入为135.7亿元,净利润为26亿元。而现金流量表里的“支付的各项税费”为13.8亿元。但“支付的各项税费”包括本期发生并支付的税费,也包括本期支付以前各期发生的税费和预交的税金。

审计报告显示,按税法及相关规定计算的当期所得税为4.3亿元。而企业所得税、增值税、城市维护建设税、教育费附加、个人所得税、房产税、土地使用税和其他税费在内的应交税费为3.35亿元。但审计报告中的所谓应交税费是指当期应交未交的税费,并不一定就是当年实际发生的税费。

北青报记者翻阅此前福耀玻璃财务报表,从一个更长的时间周期来看,福耀玻璃2014年的净利润为22亿元,2015年净利润26亿元, 2013年-2015年,3年的净利润增速分别为26%、16%、18%。福耀玻璃2015年营业收入为135亿元,2014年为129亿元。从2013年到2015年三年来福耀玻璃的营业收入增速分别为12%、12%、5%,呈下滑状态。营业收入的增速下滑,但营业税及附加的同比增速为27%、14%、15%。两者增速并不对等,分析人士称,其部分原因为营业成本的增加,也有部分原因是税负有所增加。

北青报记者注意到,福耀玻璃2014年-2015年的应交税金都高达3.4个亿,但2008年以前的应交税金为负的。应交税金是指企业应交未交的各项税金,如增值税、消费税、营业税、所得税、资源税、土地增值税、城市维护建设税、个人所得税等。财务分析人士指出,这表明2008年以前福耀玻璃享受了政府方面给予的税收优惠。

单从财务报表数字来看,若不看此前福耀玻璃享受的税收优惠,其税收的增加并不明显。但从更大的范畴来看,由于土地成本、人力成本上升,其营业成本上升明显,企业负担显然在增加。

11月23日,福耀集团总部基地,福耀集团相关人士对北青报记者表示,曹总所说的企业税负的增加确实如此,但并不意味着福耀的经营状况出了问题,从福耀集团这几年的财务报表来看,福耀玻璃依然保持了强劲的盈利能力。

对于福耀在美国建厂是“逃跑”的说法,该人士表示,在美国建厂是福耀发展到今天这一步,全球化布局的考虑,也是应海外客户的需要。福耀玻璃只要在哪个国家建立了分厂都会在总部广场竖起一面该国的旗帜。北青报记者注意到,福耀总部的广场上目前已有美国、日本、韩国、德国、俄罗斯等国家的国旗。

记者手记

我们该如何看待曹德旺的说法

近日,福耀集团董事长曹德旺关于中国制造业综合税负高的观点,以及福耀集团在美国投资建厂的消息,引发了社会广泛关注,甚至有教授惊呼中国税率过高,是“死亡税率”。而有学者和相关部门则反驳这种意见,认为跟西方国家相比,中国的“宏观税负”并不高,不存在所谓的“死亡税率”。中国掀起了一场关于宏观税负的大讨论。

仔细分析各方观点的论据可以发现,由于各方的统计口径以及对隐形税负的不同理解,自然会得出不同的结论。北青报记者发现,单独讨论“宏观税负”很容易掩盖很多实质的问题,最后沦为一场口水战。曹德旺站在一个企业家的立场上去看待问题,其言论或有偏颇,但我们应重视企业家提出的问题,不应让口水化争论掩盖了其言论背后的真正价值。

我们回到曹德旺最初的言论。他提到建造厂房的成本,在美国俄亥俄州,18万平方米,675亩地,卖给福耀玻璃1500万美元,但俄亥俄州政府有各种补贴,目前第一笔补贴就有1500万美元左右。买土地相当于没有花钱。

还有能源与运输价格,做浮法玻璃要用天然气,美国天然气价格是中国的五分之一,电价是中国的二分之一。高速公路,美国不收费,中国过路费一吨5毛钱。

曹德旺还提供了两地生产成本和利润差异。他说,在中国做一片夹层玻璃要1块2,在美国要5块5,但因为运输费用低,还有税收因素,美国的利润水平要比中国高十多个点。

实际上,曹德旺不仅仅谈论了税收这个问题,只不过媒体单独把“宏观税负”拿出来说事罢了。他其实是对比了中国和美国制造业成本的各种差异。

对此,在北青报记者和企业负责人、职工、居民的交流中,他们的感受是很直观的。土地的价格涨了,盖厂房的成本高了;招工的成本大幅增加了;要治雾霾企业的投入大幅增加了。在曹德旺的吐槽视频中,他并没有很详细地列举这些例子。

在采访中,北青报记者曾与多位税收系统人士交流,他们也认为“宏观税负”掩盖了许多实质问题的所在,曹德旺提出的问题要远超出税收的范畴。

制造业的强大是一个国家核心竞争力的重要因素。针对曹德旺提出的言论,正确的办法应该是发掘其言论中的价值,重新审视我们国家的竞争优势和不足,通过改革消除阻碍生产力发展的因素,通过政策、金融、财政、税收等现代化的治理手段重振制造业。

来源: 北青网-北京青年报

金视 

发布时间: 2016/12/26

相关信息

更多评论>>评论列表
评论区
昵称:
 版权所有 金视网    网址:http://www.jin668.com       通用网址:金视 金视网

邮箱:wph888@sohu.com   jinshi668@163.com    电话:0551-62818640   62833420    金视网欢迎您!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皖ICP备08100593号 

皖公网安备 34010402700288号